您现在位置:首页》查看详情

白衣执甲逆风行——追忆民进抗疫英雄于铁夫

发布人:转自民进网 时间:2020-06-05 浏览:624次


    6月1日9时许,民进会员、齐齐哈尔市第一医院抗击绥芬河口岸输入性疫情医疗队队员于铁夫突发心脏骤停,被立即就近送往市中医医院北院抢救。终因抢救无效于12时许去世,年仅42岁。

    民进中央领导对于铁夫同志,无惧危险、义无反顾,英勇奋战在疫情防控工作第一线,用生命和汗水守护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深表敬意,对于于铁夫同志的逝世表示沉痛哀悼,并向其家属致以最诚挚的慰问。
    于铁夫,1978年8月6日出生,汉族,民进会员,硕士研究生,齐齐哈尔市第一医院消化病研究中心普外科八病区主治医师。连续六年获得院级先进个人,连续两年被评为“市级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嘉奖”奖励。
    恪尽职守,甘于奉献
    4月25日,于铁夫主动请缨报名参加医疗队,作为齐齐哈尔市第一医院抗击绥芬河口岸输入性疫情医疗队队员,随队奔赴牡丹江医学院附属红旗医院开展医疗救治工作。5月27日完成支援任务从牡丹江返回齐齐哈尔之后,于铁夫一直在酒店集中隔离。他的同事、齐齐哈尔市第一医院消化病研究中心普外科一病区护士长张一梅说,6月1日一早,于铁夫还跟妻子通过电话。身体出现异常情况前半个多小时,8点半左右,他刚与科里的护士通了电话,询问医院的近况。“结果9点多就发生这种事情,太突然,我们全院没一个人能接受”,张一梅说,于铁夫是体育棒子,身体特别好,“短跑,100米200米跑得特别快,台球也打得特别好,科里的小孩子们都喜欢跟他拼,但是都打不过他。大家都非常喜欢他,因为他乐观开朗,特别爱往前冲,总是抢在前面给别人解决问题。”
    听到于铁夫突然离世的噩耗,他曾经的病人和很多素不相识的鹤城市民纷纷在网页上留言:英雄一路走好,是你们这样千千万万的铠甲勇士,在保卫着我们的生命安全。好心痛,马上就快到黎明了,你却离开了我们。
    2016年,于铁夫因工作太累,睡倒在手术室的照片迅速“蹿红”朋友圈,无数人点赞。这张照片就是张一梅拍的。她回忆,当时于铁夫刚值完夜班,来了一个外伤患者需要做手术,可上午还有一台手术,一夜没合眼的于铁夫只能连轴转,趁着两台手术之间手术区待消毒的间隙,坐在地上靠墙打个盹,她就“偷拍”了这个打盹的瞬间。当时有记者前来采访,于铁夫平静地说:“这只是众多医护人员的一个缩影,每天都在经历这些,是很平常的事。选择医生,就是选择奉献;选择普外,就是选择辛苦!”
    在普外科工作的12年时间里,于铁夫很少能照顾到家庭,陪伴孩子的时间十分有限,大部分时间都在医院工作。他曾说:“在家的时候,最怕接电话,尤其是陌生号,但还必须得接,只要有急诊手术,必须随叫随到。”
    把危险留给自己,把安全留给他人
    医院实行“病房全封闭”管理时,他主动请缨,留守在科里,担任第一医院北院区隔离病区1号楼负责人,按照医院的工作目标,在科室内建立了一个有序的工作流程。在疫情紧张,医疗资源相对匮乏的时期,有需要采集核酸操作,他总是第一个冲在前,把风险留给自己,保护同事安全。“我先来”“干就完了”成为他的口头禅。面对大吵大闹的病患和家属,他从专业角度反复讲解,苦口婆心,一次又一次,一人又一人,慢慢地,理解和配合的患者越来越多了。这样永远“自告奋勇”的于铁夫,几乎活跃在科室各项日常工作的全过程,他像一只永不停歇的陀螺,不知疲倦、无私且无畏......
    在牡丹江期间,于铁夫作为医疗队临时成立的三级医师查房的责任主治医之一,除完成日常查房工作,他还主动放弃每个休息日,检查病历质量,发现问题及时修改;每次进仓,他要把所有的患者全部查看一遍,帮助管床医生采集患者病史,还承担了所在病区所有患者的核酸标本采集任务……他常说:“工作是大家的,我们是一个集体,我能多做就多做一些。”医疗队成立核酸采集小组,他率先报名,踊跃参战,每次有任务,只要不在病房值班,他就一定会踊跃领任务,进病房采集核酸标本。虽然组内实行轮班制,但他一个人能完成的操作绝不会再叫其他人。“这个事危险,能少一个人去,就少一个人去,保护好我们的队员。”
    热爱组织,彰显担当
    在支援牡丹江期间,一面特殊的旗帜始终伴随于铁夫奋战在抗击疫情第一线。那是他临行前特意装进行囊的,代表着一个温暖、有爱、优秀的组织,那就是民进齐齐哈尔市第一医院支部。
    于铁夫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齐齐哈尔市第一医院普外科工作。在工作中他与时任民进第一医院支部主委的科主任刘晓斌结成了师徒关系。在与刘晓斌等民进会员的接触中,他被这些业务精良、医德高尚的优秀分子所感动,便萌发了加入民进的想法。“我挺羡慕民进这个组织的,民进会员都那么优秀,每次看你们搞的活动都很有意义,我也很想加入进去,让自己在政治上有更高的追求,也为社会多做点儿贡献。”这是于铁夫入会的初衷。由于民进每年发展会员的人数受到限制,于铁夫暂时没有被吸收入会,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到他对民进组织的热爱。他积极参加支部每年举办的大型义诊活动,并在活动中表现突出。2019年,于铁夫被正式批准入会。入会后,他更是严格要求自己,处处做表率。
    此次战“疫”出征前,于铁夫与特意与支部委员通电话,请求带上支部的旗帜,他说:“我去援绥不光代表第一医院,我还是个民进会员,也是代表民进去的,咱们会员有去武汉参加救援的,今天我要去绥芬河,在这场大疫面前,哪个战场民进都不能缺席,民进的旗帜能带给我力量,我不会给民进丢脸的。”
返回齐齐哈尔后,民进组织对于铁夫的胜利归来表示欢迎和祝贺,于铁夫很是感动,他在微信群里说:“感谢,感激,感动,感恩!谢谢大家,一束鲜花,一声问候,包含着关心与关爱,铁夫终生难忘!作为民进的一份子,正因为有了你们的支持,我才能随同医疗队更好的参与到这次抗击境外输入疫情的战斗中去并取得了胜利!谢谢大家,今后唯有以更饱满的热情去努力工作,为民进组织尽一份力!”
    他时刻不忘自己是一名民进会员,用实际行动践行了民进人“为执政党助力,为国家尽责,为人民服务”的使命担当。
    白衣执甲,铁夫柔情
    于铁夫有个漂亮可爱的小女儿,刚刚5岁。在他看来,这次不仅是来支援,更是想为宝贝女儿做个榜样,让女儿为参加战“疫”的英雄爸爸骄傲、点赞。他曾跟队友们说:“来到这儿后,特别想姑娘,这次回去一定要带姑娘好好玩一玩。”可谁也没有想到,就在“六一”儿童节这天,他带着对女儿的无限愧疚和眷恋,悄然地走了。
    牡丹江是于铁夫的家乡,他的父母、弟弟都生活在这里。在牡丹江工作期间,他经常跟队员们指向不远处的家,说想去看一看年迈的老母亲,哪怕是看一眼也行。但他不能,因为身上的责任让他必须暂时放下骨肉亲情。这次特殊的“回家之旅”,“路过家门而不入”的于铁夫没有告诉住在当地的父母。因为怕老人担心,他选择了隐瞒,选择了沉默。直到返回齐齐哈尔的当天早晨,坐在即将离开的大巴车上,他才把电话拨打给母亲,电话的两端,母子俩早已泣不成声……于铁夫牺牲后,这位英雄的母亲却说:“他只不过做一个医生应该做的!”
    返回齐齐哈尔抵达隔离点时,于铁夫曾与队友说:“一辈子这种经历很难得,我觉得还没干够,要是再需要回去,咱还要接着干。”
    刚刚隔离第六天,隔离休整还没有完全结束,放在背包里准备给女儿的六一礼物还没有送出去,亲爱的妻子和年迈的父母还没有来得及好好拥抱,于铁夫便带着太多的不舍和遗憾,离开了这片他曾经战斗过的热土。他倒下的地方,离女儿、离家仅一步之遥。
    恪尽职守,担当奉献。于铁夫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践行了一名医者“敬佑生命、救死扶伤、甘于奉献、大爱无疆”的崇高职业精神。
   (作者:刘晓斯,本文综合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黑龙江广播电视台、新京报内容编写)